????车子保养的好,换了机油换了滤芯外就差不多了,剩下的便是做轮胎养护之类的小活。

????最耗费时间的是补漆,修车店的工人绕着车子转了一圈后摇头:“这车漆掉的跟换毛季的斑马似的,不如重新喷新漆。”

????杨叔宝不愿意换新漆,一旦喷了新漆这车就没有历史滋味了,也就没有灵魂了。

????这可是他生命中第一辆车,算是他的大房,得好好呵护才行。

????霍尔送他回到快餐厅,然后他一进门看见茜茜趴在吧台上用暧昧的眼神打量他们两个,清秀的脸上满是笑意,不怀好意的笑。

????杨叔宝提了提裤子紧张的说道:“你想对我干嘛?我跟你说,我会叫的。”

????茜茜随手将纸巾冲他扔去:“去对着妮可叫吧,她刚才来店里找你来着,看你不在很失落的走了,还说让你来了后去找她。”

????霍尔问道:“妮可-佐罗?度假镇之花?HOLY-COW啊伙计,你什么时候把她给拿下了?”

????杨叔宝无奈的说道:“什么叫拿下了?我委托她帮我买一些植物,看来是这些植物送到了。”

????戏精树灵突然出现了:【年轻的城主,你别光拈花惹草,你要脚踏大地、种植粮食,否则以后怎么养活你的精灵族呢?】

????看到面板上没有出现(有奖励)的字样,杨叔宝当什么也没看见。

????他去花店后没有敲门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,老熟人了。

????结果人一进去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在眼前!

????杨叔宝习惯性的举起双手:“冷静、冷静,是我,杨,你的大客户。”

????妮可嘻嘻笑着收起枪来说道:“你不用再做自我介绍,我还没有老的记不住过去发生的事。”

????杨叔宝苦笑道:“你拿着枪这么指着我,我不做个自我介绍怕被你崩了。”

????南非跟美国一样是允许民间自由持枪的,不过得需要办理持枪证,说起来南非的持枪证办理难度比美国和加拿大等发达国家可难多了。

????不过杨叔宝这样的身份办证简单,他有一千英亩的土地,是拥有大宗土地的资本家,属于暴力分子喜欢盯上的那些人,可以从优从快办理枪证。

????另,南非治安状况很差,如果要准确形容一下那就是特别差!

????妮可刚才只是在擦枪而已,他属于误打误撞碰上了。

????花店里还有个面色严肃的白胡子老头,老头年纪不小了,但身板很硬朗,宽阔的身躯看起来比杨叔宝还要可靠,他正在整理一些树苗,不经意间撩起衣服,腰带是挂着一串小匕首。

????妮可给他介绍了一下,这是她爷爷金-佐罗,绰号侠客。

????杨叔宝友好的伸出手去说道:“我是杨,很高兴认识您。”

????老人给他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,但握手的力量很大,这表明他给了杨叔宝足够的尊重。

????这次送来的有树苗也有花苗,印楝、苦楝合计是五百棵,天竺葵、马缨丹总共两千株,有它们加入防蚊阵营,那彩钢瓦房周围绝对再没有蚊虫。

????杨叔宝挺感谢妮可的,说道:“你帮了我大忙,女士,如果你乐意的话有机会我想请你吃个饭以表达谢意。”

????老侠客好像很热一样拎起衣服下摆开始扇风,然后一排小刀子开始若隐若现。

????妮可嘻嘻笑道:“谢谢你的邀请,其实我之所以这么积极主要是有钱赚,所以应该我感谢你而不是你感谢我,正好我爷爷很擅长烹饪,这样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????老侠客不热了,把衣服放了下去。

????天色不早了,妮可本来想明天雇车帮他把树苗和花苗送过去,杨叔宝却表示自己性子急,要立马将它们带走。

????只有借着夜色的掩护才方便地精挖坑种树。

????两百颗树组成方阵将彩钢瓦房庇护了起来,花园里面现在是香花臭草交相辉映,即使草原的蚊子凶残却依然被驱赶的远远的。

????没有蚊子打扰的夜晚就是舒服,杨叔宝今天在赫卢赫卢韦买了一把折叠躺椅,拉开后他躺了上去,面朝夜幕,星光灿烂。

????晚上看样子没有雨,他索性就在躺椅上睡了起来。

????枕着星光入睡,由朝阳光辉唤醒,老杨喜欢这样的生活。

????等朝阳真冒出来后他不愿意起床了,就拉了衣服盖在脸上继续睡。

????楼下响起内特尖锐的嗓音:“城主快起床,太阳照屁股了。”

????老杨不满的拉开衣服,阳光正好照在他脸上。

????“干!”他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吼道:“大清早的叫什么叫?”

????结果内特吼的比他还大声:“城主你来看,昨晚有坏人接近我们了,有坏人,草原上有坏人!”

????杨叔宝转头一看,看到远处草地上空隐约飘荡着什么。

????飘荡着的是一条狗,有人昨晚在草原上竖起了一根桉树树干,他们吊死了一条狗挂在上面,那是一条哈士奇。

????精灵是动物之友,看到一条狗被无辜的吊死两个地精满眼热泪。

????杨叔宝的心里禁不住的便有熊熊热火沸腾起来,他气得表情都扭曲了:“踏马的,这是谁干的?老子不会放过他的!”

????毫无疑问,这是挑衅,也是威胁。

????他把这个情形拍了下来,然后让地精砍断树干将狗子放下来埋掉:“去生命树下面挖坑埋掉它们,它生前受尽苦难,死后能得到生命树的陪伴也算是一点抚慰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感性的丹尼顿时嚎啕大哭起来。

????内特也哭了,他抽抽噎噎的说道:“你还姓冷血的呢,你能不能别哭的那么大声?搞得我也很想大声哭。”

????杨叔宝挺不好意思的,其实他选择将这条狗埋到生命树下也有为树木提供一些能量的考虑。

????这话不能说,否则地精可能会造反。

????他骑上摩托去找麦森,然后把照片给他看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麦森看到照片后脸色迅速变得凝重起来:“该死的,天穹挂尸,这是北方黑帮势力最喜欢的示威手段,有黑帮盯上你了,该死!该死!该死!”

????杨叔宝迅速想起了霍尔的话:“这里只有一个帮派就是铁兽对吗?”

????麦森明白他的意思,他摇头道:“这不应该,伙计,不应该,铁兽会用这样的手段来警告他们的敌人。可这是帮派行为,你明白吗?你仅仅是拒绝罗恩做自己的经纪人,这不可能引发为帮派行为,这是南非不是索马里,帮派不敢这么嚣张。”

????杨叔宝平静的说道:“谁知道呢?或许这些狗娘养的以为华人好欺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