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她就这么看着他。

????那双冰冷至极的眼睛,那张很不得化成一把刀剑,一刀一刀用力凌迟,剜隔着霍钦衍的心。

????男人的喉结滚动得厉害,沉沉的黑眸里涌动着万千疯狂的情绪。

????想给她一个拥抱,却深知没了资格。

????南慕瓷死死地瞪着他,抬手指着父亲的尸体,眼泪大颗大颗地砸下来。

????“看到了吗?他死了,从此这个世界上,再也不会有人阻止你,跟你叫板,处处让你不高兴了。他一生顺遂,为了你妈坐了牢。出狱连半年都不到,就被你害死了。”

????“他是我爸,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女儿,有个好的归宿,一辈子少些起伏,多些平安,他有什么错?”

????她浑身都在颤抖,每说一句话,就张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,整个人的情绪都处在崩溃的边缘。

????直到这一刻,南慕瓷才真真切切地后悔了。

????“霍钦衍,如果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。我发誓,这辈子即使做牛做马都不会生而为人,不会遇见你,不会爱上你,更不会为了你放弃一切,披荆斩棘,甚至把命给都了你。最后,却害死了我的父亲!”

????“我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,我会遇见你。”

????霍钦衍眸底一片猩红,眼中迸射出一股凌厉的锐光。

????他一把扣住南慕瓷的双肩,声音沙哑,一字一句咬牙说道。

????“收回你刚才的话。”

????“慕慕,我不许你后悔,不许!”

????南慕瓷依旧用那双冰冷痛恨的眸子看着他,脸上没有一丝情感的波动。

????仿佛只是一瞬间,这个曾经用尽生命去爱她的女人,忽然就不爱了。

????霍钦衍莫名地觉得心痛,心慌,有种瞬间失去全世界的感觉。

????片刻,他却忽然看着她,莫名地笑了出来。

????他没松开南慕瓷,却垂手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强行掰开南慕瓷的掌心,稳稳地放了进去。

????南慕瓷一眼认出来,这是他曾经送给自己的那一把。

????耳边响起霍钦衍低哑暗沉的声音,“认出来了,对吗?”

????“既然你还记得这把匕首,就一定也记得我对这把匕首跟你起过的誓言。我说过,这辈子,都只会让你笑,让你幸福。若是有天我负了你伤了你,就让你拿这把匕首,拿走我的命。”

????他的唇角勾起浅薄的弧度,似决绝,似悲凉,眉眼却紧紧地锁住她的,像是细细描绘,要牢牢记住一般。

????“现在,我给你机会,帮自己和南叔,拿走我的这条命。”

????南慕瓷死死地盯着他,眸底翻涌。

????下一秒,她忽然抬手,猛地将掌心里的匕首对准霍钦衍的胸口,毫无犹豫,狠狠地刺了下去——

????一瞬间,皮开肉绽,鲜血奔涌。

????“霍钦衍,别拿我那些喂了狗的感情来提醒我,你本来就欠我爸一条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