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温果觉得新奇:“以前的戏院都在路边,大礼堂,这种建在百货公司里面的电影院,我还是第一次进来呢。”

????“以后可都是这种模式了。”

????“真的吗?初蔚,你可真的是走在潮流最前沿。”

????初蔚撩了撩头发,得意一笑。

????进了电影院没多久,温果就在昏暗的光线中看到了熟悉的人影,是周婷,身旁的男人是那个中年男人,也就是那个有妇之夫唐友礼。

????温果握紧了拳头,她姐竟然还没跟那个男人分了。

????这场电影看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????电影一散场,温果拉着初蔚飞快地跑到了周婷身边,周婷吓了一跳,竟然碰上了温果和初蔚。

????温果拉住周婷,咬牙:“跟我出来。”

????初蔚也是听她妈说的周婷的事,如今眼见为实,心情复杂,温果怎么会有这样的姐姐?

????楼道里,周婷甩开温果的手:“干嘛啊?”

????“为什么还没和那个男人分开?”

????周婷皱眉:“这是我自己的事,你管不着。”

????“你就不怕他太太再找人打你,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。”

????“你是关心我?”周婷讥笑着看温果,“你不过是害怕我丢你的人,害怕盛家因此而看不上你。”

????“所以呢,你不觉得这种事丢人,反而引以为荣,你这是什么心态?”

????“我们是情投意合,爱情当中,不被爱的那个人才应该退出,他要和他老婆离婚,是他那个老婆死皮赖脸地不肯离。”

????“那么,在他们离婚之前,你就不该和他再见面,等他把家里的事解决干净了,你才可以和他在一起,不然你走到哪里都不占理。”

????周婷冷哼一声:“你管得挺宽的,我为什么要听你在这里讲一堆大道理?”

????说完,拎着手提包,转身就要走,温果想拉她,被初蔚喊住。

????周婷拉开门,白了她一眼,傲娇地走了。

????温果握了握拳头,叹了一口气。

????初蔚拉着她的手:“她是成年人了,比你还大好几岁,她自己做的决定,你无法干涉,她要作死,你就让她作死,你过好你的日子就行了。”

????温果叹气:“你是没看到她上次被打成什么样?在家里养了将近一个月才好,这才多久,就又忘了。”

????“生命中那些美好的馈赠其实暗中早已标好了价格,将来,她会为此付出代价的,在此之前,谁劝她都没有用的,你这个姐姐,不值得你用心。”

????半个月之后,老爷子的病情已经好转了很多,初蔚开始慢慢降低用药量,并且每天都要去给他进行心理辅导。

????——

????天气寒凉,温果从西山采风回来之后,就看到穿着酒红色长款羊绒大衣站在院子里的周婷,满面春光,一身行头看起来也很贵,只是嘴角和眼尾都有伤,显然又被人打过了。

????“你来干什么?”

????周婷从小皮包里摸了张红色的信封出来:“呐,这是请柬。”

????温果有些诧异:“什么请柬。”

????周婷不着痕迹翻了个白眼:“我知道,你不希望我有好的归宿,但是,让你失望了,我和唐友礼,还真的就修成正果了,他和他老婆成功离婚了,我和他十一月底要结婚。”

????温果还真的是惊讶,竟然真的成功了。